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ingdongi_love

不为失败找理由,要为成功找方法;把握时事,用智勇与仁厚去成就人生.

 
 
 

日志

 
 
关于我

追逐自然,博爱生活,一心走遍天涯,感受生活无限潇洒!

网易考拉推荐

白岩松:《感动中国》十年路系人心向上的起点  

2012-02-06 11:55:09|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持人王莹:亲爱的新浪网网友,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新浪视频,我是主持人王莹。2月3日《感动中国》2011年度人物评选即将揭晓,已经主持这个节目10年的白岩松老师,这些年又收获了哪些感动呢,我们今天跟他一起聊一聊。欢迎您,白老师!

  白岩松:谢谢你,也谢谢新浪的网友。

  主持人王莹:岩松,也许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名字记不清了,但是对于他们的事迹您是不是还印象深刻啊?

  白岩松:我觉得最重要的是马上要到第10个年头时,中国人产生了很大的焦虑,老年人跌倒了要不要扶起来?小悦悦事件的出现也拷问着每个人的良心。很多人认为2011年是很糟糕的一年,是良心、道德很糟糕的一年,但是我恰恰觉得可能是进步的一年,因为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吃饱、穿暖是不够的,必须要有内心道德底线的提升。这个背景下迎来了《感动中国》的10年,我觉得意味深长。

  《感动中国》有的时候就是在悄悄做一件什么事情呢?为奔腾的时代河流铸起一个堤坝,别让整个水泛滥,别让人们欲望驱使下人性中很糟糕的东西泛滥。做每个人(故事)的时候可能感触没那么深,但是当你做多了,做了10年的时间会有一种信心,这种信心是“别担心”,不管时代怎么走,依然有这样的人,能跟这些的人生活在一起并不太差,所以2011年我更愿意看到是人心向上的起点,这个时候我们就看到10年做了什么。

  要让自己觉得值得活着 能守住人性中美好的东西

  主持人王莹:可能随着这种感动人物的事迹相对来说有一些雷同,或者人物本身的故事我们需要更多的挖掘,情感会不会有一些疲惫,您会有这种感觉吗?

  白岩松:我觉得人们活着很重要的一点是,要让自己觉得值得活着,生命是美好的或者说整个社会的环境或者说这个世界一点一点在变好,虽然很难,并且很漫长,并且经常曲折。如果要没有这些好的东西,我们的愤怒还有什么意义呢,如果要是没有感动的话,我们的谴责还有什么意义呢。有的时候可能表面上很多人会说,白岩松一直在做《新闻1+1》或者在做舆论监督等等,其实我觉得更打动我的东西是生活中美好的事情,你的愤怒、你的谴责、你的焦虑都是期待能因此诞生更多美好的东西。

  所以我觉得《感动中国》别看一年一次,对我的生活、工作来说是一种很棒的平衡,如果在我的工作中只有《新闻1+1》的那些内容的话,我觉得比较沮丧。

  但是另一方面大家也要去想,之所以每天要做《新闻1+1》,目的就是能让这个生活变得更好一点,而不是相反。至于你说的重复的问题,千百年来母爱都是一样的,但是不会厌倦,千百年来都是父亲的背影,会让你厌倦吗?不会。人性中的东西不复杂,不是千奇百怪每天都有新的发明,就是那些东西,守住了就好,我觉得这个时代恰恰欠缺的就是重复,让人性最美好的东西重复,不像我们现在每天都在发明。我们过去不会想到,还能往牛奶里放三聚氰胺,往肉里放瘦肉精,都是人性中糟糕的发明,如果能守住人性中美好的东西,重复才是美好。

  你这个年龄也许感触并不是特别深,以我40多岁奔50岁的时候感触就深了,我觉得我们正在经历人类历史上非常伟大的时代,特质就是变化剧烈,可是我想说的是,我们急剧变化的目的是为了有一天不变了,如果总是变来变去谁也受不了。我们经历了这么大的变化,并且为此欣喜若狂之后,应该开始期待你街角的理发店50年没有变过,你的故居永远在那里,不像现在的中国人一没故乡二没故居,所以你要考虑这个时代是很伟大,但是之所以伟大就在于人们因此而期待能够变化没那么多。

  所以我觉得人性也同样如此,《感动中国》那些东西,我觉得《感动中国》最可贵的一个东西就是,所标榜很信奉的东西都不复杂、都不高精尖,大部分都来自生活中的普通人。也许钱学森先生的事情我们做不了,那需要很多很多很复杂的东西,我们只能仰望,但是《感动中国》剩下的70%-80%人留给我们感动的(事迹、行为),作为我们是可以做到的,所以我觉得这一点其实也非常重要,我喜欢这种重复。

  主持人王莹:所以这种重复也是有意义的,让我们坚守住我们珍贵的感情。刚才您也说了,自从《感动中国》创办以来,它的奖项设置一般没有变,也在坚守。

  白岩松:我觉得《感动中国》肯定不是为了坚守而坚守吧,很莫名其妙的东西,《感动中国》10年来有很多不变的东西,标准不变,播出的大致时间不变,差不了几天,整个创作团队几乎稳定,这在中国电视行当里太少了,老友重逢,《老友记》不播了,可是我们这个“老友记”一直在重演。一直都是我和敬大姐在主持,主持词都是前几天我和敬大姐碰出来的,播出以后反映的根子里的东西也是相似的,非常有趣,生活中这种不变的东西可能越来越多,终有一天中国人开始剧烈期待不变的。

  主持人王莹:《感动中国》中那些获奖的感动人物,他们的事迹有一些会让您觉得不可思议吗,或者说离我们距离比较远?

  白岩松:会有一定的比例让我觉得我做不到,我们都做不到,比如像钱老那样的事情我们做不到,我们也很难成为女排的一分子,剩下的70%-80%都是我们能做到的。

  主持人王莹:像我说的不可思议的事迹,比如一位老人省吃简用甚至对自己非常苛刻但是却把钱捐款给贫困山区的孩子。

  白岩松:冯永兰老师说过人类的最高境界,一个是立言,像孔子那样,但是一般人做不到,还有一个是立功,但是冯老说的需要机缘,说只有一个最高的境界,所有人都能做到的,就是立德,但是是最难的,因为需要每天都坚持住。现在有很多人婚姻3年、5年就折了,就是坚守不住每一天。我前年去参加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李永波父母60年的钻石婚庆典的时候,非常感动。我跟李永波说,我说这比你所有的世界冠军都有价值,这60年是一天一天过来的。换个角度去说,我始终认为《感动中国》大部分人,包括你所说的这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和坚守,做起来也不难,难是难在天天坚持,要不怎么说做好事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

  主持人王莹:对啊,所以说获得《感动中国》的只有10个人物,不是很多人都能获得这个殊荣。

  白岩松:有很多人很沮丧,成不了伟人,其实我有时候很沮丧,我成不了钱学森,可是我觉得对于每个人来说最大的支撑是可以用坚持的方式成为伟人,如果你要在婚姻和爱情上走到60年的时候,你就已经超越了几乎绝大多数的人了,世界冠军跟你相比都没有重量。如果你能每天都给别人一个笑脸,和善的对待别人,50年后你就是一个功德圆满的人。所以我觉得对于平凡人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支撑,你同样可以成为伟人,就看你能不能坚持,这么一想也许坚持就没那么难了。

  主持人王莹:像获得《感动中国》人物奖的这些人物,他们平时都是怎样生活的。

  白岩松:我觉得他们像我们所有人一样普普通通。

  主持人王莹:是不是遇到事情的时候或者某一天他们的这种力量就爆发了呢?

  白岩松:我觉得在中国人的思维里头一直有一个非常糟糕的惯性,就是非黑即白、非好即坏、非对即错,这个人不是好人就是坏人,这件事情不对了就是错了,生活中的真相恰恰与此相反,真正纯粹的好人极少,也许只在婴儿的时候,坏人也很少,绝大多数人都是你我一样,有好有不好。我做了这么多《感动中国》之后,觉得是什么一直在关键时刻阻挡了自己的软弱和不好,放大和激活了善良和美好的东西?包括《感动中国》的人物也是,他们也一样,我们也许共同围观过一件事情,有的时候也许我们上去了,可能有的时候我们怯弱别人上去了,就是一瞬间的事情,但是那一瞬间最后拉开的距离是很大的,但是不要因此认为我们人性的区别是很大的,没有的。那就是考虑的生活中我们怎样更多的抑制我们的恶,激活我们的善美好的东西,所以有的时候要跟自己对话,所以我感到《感动中国》那么多人平常接触的时候简简单单,可能当救人的时候不紧张,但是当走上舞台的时候浑身是汗。我在《感动中国》舞台上不止一次说过,他是只会做不会说的人,那时候已经全身都是汗了。所以人和人都是一样的,都是有各种各样的层面,我们不要用一种这个人是《感动中国》的人便完美了,生活中不存在完美,就像苹果的LOGO一样,有缺陷的苹果现在对我们来说是完美的,我也发明过一句话“缺陷是完美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我们用这样的角度看每个获奖人物的时候,恐怕既不会害他们,什么是害他们,就是把他们推到悬崖上作为展品,也不要苛刻他们,他们同样有犯错误的可能,也同样有露出人性中不那么坚强的权利,当我们不再用完美要求每个人的时候,《感动中国》中的每个人物才变得更完美、更可爱。

  主持人王莹:这样他们才是真实的人,而不是高高在上距离我们很远的人。

  白岩松:所有的高高在上离我们很远的人是我们塑造的,是我们错的最后感觉他们错了。

       不是所有的感动才意味着感性,有的时候愤怒也同样是感性

  主持人王莹:但是有一点我非常好奇,在《感动中国》播出之前年肯定了解这些获奖人物他们的事迹的,可是在现场您还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么?

  白岩松:只有一次,剩下几乎没有,但是没有不是不动情,而是我是职业的新闻人,我必须做到这一点,但是只有一次没有做到,他的名字叫孟祥斌,那的确是我做了10年《感动中国》唯一的一次在现场稀里哗啦掉眼泪了,但是别人没有看到,因为是在放他的短片的时候,那个短片我已经不止一次的看过,但是在现场的时候我没有办法,因为我一方面看着短片,另一方面能够看到他的夫人和孩子已经在那儿候场。短片中演到他3岁的女儿拎着他的鞋,在那儿一边哭一边喊爸爸回家的时候,我的眼泪稀里哗啦,但是没办法。

  主持人王莹:为什么现场的触动会更大呢?

  白岩松:可能因为是一个父亲吧,更重要的是一个孩子的眼泪和拎着那只鞋的画面,每次看到的时候都很难过,所以人不会每一瞬间都会控制住自己。

  主持人王莹:我们这里也有很多网友在问一些问题,其中有一位朋友就说,很喜欢您主持《感动中国》,那里面的您很感性,很像普通人,您会喜欢这种状态吗,与《新闻1+1》相比?

  白岩松:我从来不觉得在我做《新闻1+1》和做《感动中国》时候有两个白岩松存在,那都是一个人。我在《新闻1+1》里也照样会有很多很感性的时刻,不是所有的感动才意味着感性,有的时候愤怒也同样是感性的,只不过你出发的方向会不一样,在《新闻1+1》里更多的是你必须用理性的方式,但是感性的表达把这个盖子揭开,而《感动中国》的时候更多的是触动人性中柔软的东西。

  主持人王莹:这种转换难吗?

  白岩松:不难,同样是我,所以不难,如果要是我存在一个A面和B面,去扮演各自的角色那可能很难,但是我做不到。

  主持人王莹:这里还有朋友说,很多感动类的节目,把它归为感动类的节目不知道是否准确,都会使劲的煽情,可能这样会让很多节目更符合节目规则,您怎么看呢?

  白岩松:煽情是有限度的,因为只有真实的情感才更为感动,如果你挠人家让人笑很糟糕,从来都是平衡、克制,可能展现出更真实的东西,可能跟我一直干新闻有关系,新闻很难纵容你玩命的放大一个什么,那就很糟糕了。就像我们在新闻当中是不是要尽量少用一些形容词,天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温度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告诉他准确的温度就行了,不要天热的简直让人受不了,到底多少,也许南极的人来了20度的时候可能就觉得热的受不了了,可能赤道来的人觉得这里冷的一塌糊涂,所以新闻呈现的是事实,而不是动用大量的形容词。在做《感动中国》的时候,往往真实的情感已经足够具有打动人的力量了,何必往上放那么多味精呢,你不觉得越来越多的饭店开始说我不放味精了嘛。

  主持人王莹:可是每个故事、每个人物都有那么多的感动带给大家,您在主持这样的节目的时候会不会感觉到非常劳神、非常费心?

  因为投入,享受每一次做《感动中国》节目

  白岩松:我享受每一次做《感动中国》的时候,你要觉得生活中每个时候都有幸福,像运动,有的人说运动太不值了,要换衣服、还要准备、一头大汗还要洗澡,生活中很多事情是不投入便不享受。有的时候举一个最小的例子,打牌都是如此,我喜欢跟认真的人打牌,我不喜欢跟那种输也无所谓、赢也无所谓的,不投入就不好玩,《感动中国》同样如此,因为喜欢所以感动,因为喜欢所以享受,为什么喜欢?你触碰的都是人性中最美好的那些东西,享受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去觉得非常的苦?不会,我在每个运动当中,我在运动中都是享受,即便因此骨折手术等等受伤,但是我依然享受它,因为投入,所以《感动中国》同样如此。

  主持人王莹:所以是不是我们这个团队当中的每个人都像您这种态度在做这个节目呢?

  白岩松:我觉得大家做《感动中国》的时候会有那种宗教感,因为大家在这里的时候,好像说话的声调都会变小一点,跟人打招呼的时候都会变得笑容更多一点,我觉得都很特别,大家似乎内心有某种特别纯净的宗教感。我觉得对中国人来说是,人性中最美好的那些东西本来就是我们信仰的一部分,就是中国文化当中的一部分,所以我一直认为这些美德不用担心,不要因为小悦悦事件,不要因为老人跌倒了没有人搀扶就认为怎么怎么样了,中国人吃饱了穿暖了之后会做很多好事的。

  主持人王莹:您觉得像小悦悦事件、像老人跌倒了没有人扶只是社会的侧面。

  白岩松:我个人认为恰恰不是道德问题,面对2011年我们可以去收获感动,也可以收获这些与感动相反的,刚才我已经说了,我没把它当成坏事,我们不要站在道德的立场上讨论道德,现在的很多问题恰恰因此对我们产生人性的怀疑,不要怀疑,为什么?是我们的整个社会的进步还不够,需要进一步改革产生的问题。举个例子,如果我们所有的老人都有养老保险的话,请问他跌倒了会讹你吗?不会。就像现在你见着两个人追尾下车还打架吗?不打了,下车可能一根烟点上,抄上保险号就OK了,如果我们所有人都有养老保险这些事情就不会存在问题,不是道德问题,是社会问题。小悦悦事件,如果我们的社会进步到了更多的父母在自己的孩子不到14岁的时候行使起监护职责的时候,小悦悦的事件就不会发生,不是路过人救不救的问题,而是一个监护人能不能在一个孩子不到14岁的时候行使自己的职责的问题,依然是每个公民守法的问题,归根到底这些问题要用更好的法律去解决。所以这些都不是道德问题,大家担心什么,都不是我们人性糟糕到什么地步的问题,不要用人性的进步弥补社会前进不足的问题,要推着社会赶紧进步,人性中好的东西才可以更好的显现出来,所以我从来不是悲观主义者。

  人性中最美好的东西永远在那儿,并不遥远

  主持人王莹:做10年的《感动中国》中能感受到社会不断进步的脚步吗?

  白岩松:不,我始终感到的是人性中最美好的东西永远在那儿,不是进步或者退步衡量的事情。很多年前,19年前我在上海采访一位哲学家,我问他一个问题,为什么现在我们科学技术发展的这么快,但是依然用十七八九世纪音乐抚慰我们,他说人性进步是缓慢的。不代表十几个人我们鼓掌,社会就进步了,但是绝对不因为小悦悦事件或者什么我们就退步了,我们现在需要的是社会整体的进步,然后让人性那些好的东西可以重新被激活。《感动中国》10年,我一直期待它的一个最大的效果是,让每一个中国人知道,你和这样的人始终生活在同样的时代里,并且他并不遥远,可能就在你的身边,因此你的信心会不会更强一点,向前走的信心会不会更强一点,我觉得哪怕实现了这一点《感动中国》已经功德无量了。

  主持人王莹:是不是这些获得《感动中国》人物奖的人们,他们能做的事情我们普通人也能够做到的,他们距离我们没有那么远?

  白岩松:其实给他们的奖励最终的目的是提醒我们自己,颁奖礼永远不是得奖者的事情,我想新浪也应该明白,颁奖礼永远是颁发奖的人们的想法。对于《感动中国》来说大家不应该理解成是央视或者是我们,而是我们所有的人,当我们所有的人一起要把这个奖杯以《感动中国》的方式去奖励给这些获奖者的时候,其实代表的是我们的一种追求和我们的价值观,和我们每个人评判感动的一种标准,和我们热泪盈眶之后想要做的事情,所以表面上看10年我们给近100个甚至更多的人颁发了《感动中国》奖,不过是一次又一次在提醒我们自己而已,我们该怎样去做,我们还在信奉什么,我们还在尊重什么。我觉得目前这个社会最缺的就是敬畏了,做《新闻1+1》做舆论监督,是想告诉大家畏、害怕,就是底线,不要突破底线,突破底线是很糟糕的。

  但是做《感动中国》代表的是敬,你知道什么是最好的,要尊敬他并且达到,一个社会只要有敬畏,就如一条大河有两边的河床,安全得很,如果一个社会无敬无畏,就如洪水泛滥,一定很糟糕。我们现在正在小河流变大河流,河水泛滥,慢慢建设两边的河床的时候,这两个河床一个是敬一个畏,《感动中国》就是如此。

       爱不要去远方而应该在身边

  主持人王莹:《感动中国》给我们带来很多力量,这些力量是因为这些人物给予我们的吗?

  白岩松: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信心,我有的时候很怕的就是,《感动中国》就是一面镜子,然后照了照就放下了,其实《感动中国》更该是一个第二天等你照完这个镜子,等你热泪盈眶之后一觉醒来之后打算怎么做,我写过一篇文章叫“感动有用吗”,用怀疑的方式写这个东西,因为每次《感动中国》的时候,你发现那么多人不管是现场还是电视机前的人热泪盈眶,那个时候肯定很多人许了很多美好的愿,但是当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的时候那些心愿已经烟消云散了,等到下一个《感动中国》的时候才再度想起,这没有用。最重要的是,首先是信心,知道这个时代有这样的人,而且一直都有,接下来就是提醒自己、改变自己,多一点点。包括今年有的时候我也在想,爱不要去远方而应该在身边,这也是《感动中国》某一种精神吧,我觉得《感动中国》里头很多感动我们的人都是在身边,把爱放在身边。

  为什么我有这种感触?我发现每当亚运会或者奥运会的时候,会有人不远千里当志愿者,但是身边的老人跌倒的时候没有人扶起,爱还是先回到身边吧。所以我觉得今年可能不管从一个媒体人还是我自己,可能更多的都开始去做一种转变,你的视线尤其在爱和慈善方面,不应该只在远方,更应该在身边,从身边需要帮助的人帮助起。可是一回到身边就很难,你会发现有很多人,这个人需要帮助,但是你不喜欢他另外一些因素,所以宁愿帮助远方的人,如果生活中的每个人看完《感动中国》都能从自己的身边做起的话,这个社会一下就变得非常好。当我拥有这种转变的时候,一下子看到身边有很多可做的事情,不仅仅在远方,我们不能总想着去非洲当志愿者吧,虽然该去,中国人的志愿者应该遍及世界各地,但是首先每个中国人要从身边做起。

  主持人王莹:理解了,要不然感动之后没有行动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我们刚才也说过了《感动中国》给大家带来了信心,第二步是要寻求自我的改变,第三步我相信就应该有行动了,实际行动从爱自己身边的人做起。

  白岩松:但愿。

  主持人王莹:还是很有难度的。想问问您,参加过或者获得过《感动中国》人物奖的人他们之后的生活有没有变化吗?

  白岩松:我希望有,而且也一定有,即使没有也正常,我刚才说了不要用“感动中国”去绑架每一个人,什么意思?比如说他感动中国了,感动中国之后获得了奖金居然不捐留给自己了,当然可以了,如果每一个奖金最后都捐出去了奖金还有什么意义,变成了另外一种形式主义还有做秀;比如,她是一个《感动中国》人物的遗孀,几年之后她依然可以改嫁寻找幸福生活,千万不要用这点绑架她。他是一个《感动中国》的人物,但是很多年后他毕业了想找一个好工作而没有去边远地区,可以啊,我觉得这一切都是需要我们心平气和的看待,舒婷很多年前写过一首诗“与其在悬崖辗转千年,不如在爱人肩膀痛哭一晚”,挺好的,不要把人塑造成在悬崖辗转千年,他如何冷我们不管,但是我们需要那样一个雕像,塑造在悬崖上了,自己在这儿过温暖的生活,不,我觉得这个时代该变了。

  我今年很有这样的计划,其实本来10周年的时候就要去做,但是后来由于过年的因素,我就打算在100位《感动中国》人物选10位,重新回到他们的生活当中,今年我非常有可能,我个人要去寻找10个《感动中国》的人物,就是已经评过奖的。

  主持人王莹:就是回访一下他们,看看他们现在的生活状态。

  白岩松:不光是回访,因为这里面有很复杂的东西,如果仅仅从人性角度来说《感动中国》已经把他表达的很充分了,比如说李春燕,一个乡村的医生,他作为一个乡村的医生守候着几个乡人的医疗,我非常想看她的生活环境里面是什么样的,更多的病是什么病?离外界到底有多远?改变需要什么?你不觉得这是《感动中国》背后更复杂的东西吗?

  主持人王莹:我们需要更实实在在的东西。

  白岩松:更与社会有关的东西,如果我能从这100个人寻找中10个、8个,做更丰富的《新闻1+1》,会很有趣,因为感动没那么简单,感动有的时候背后有震动,甚至还有愤怒,甚至还有改变的冲动,所以一个感动很复杂,不能最后只留下感动一个层面的东西。所以我今年很想去探索一下这个感动的复杂性,如果要能成行很有意思。

  主持人王莹:您有这样的想法,不知道今年《感动中国》10年了有什么特别的样式、特别的形式表现出来?

  白岩松:我觉得年份很特别,10年了,大家的心态也很特别,但是具体到这期2月3日晚上8点会在一套播出的《感动中国》10周年,不是为10周年而设的,依然是一如既往的每一年的《感动中国》一样是对每一年《感动中国》人物的嘉奖,但是最后有一个环节,让我们用实际的概念表达某种敬意甚至弥补某种遗憾,我觉得这个结尾我很喜欢,也是我们言语碰出来的,所以你会发现有的时候《感动中国》没那么刻板严丝合缝,有的时候就是临时大家的一种感受最后把他碰出来。所以最后结尾是一个10年的致敬,甚至是对遗憾的一种弥补,很好。但是我觉得其他的依然一如既往,但是不一样的当然是10年了,我们聊天也因为10年,包括其他的媒体,包括我们自己对这样的一个关注,10年当然还会有个人的某一种,哦,10年了,就像我看名单,我怎么觉得每一年都像去年呢,但是已经8年了、已经9年了,10年太快了。我们那个广告好像很多人都看到了,10年前我只姓白,现在头发都白了,10年后可能还有点黑头发,也许,所以感动不止是中国人的年轮,不止是中国人人性的年,可能是我们的自己,所以看着这个年轮一圈一圈的向用荡漾,很多东西流水一样走了。

  所以10年是一个节点,可能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感触,尤其我觉得要在这儿向10年的观众表达深深的敬意,因为有的时候人相识和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并不简单的说我知道你的名字,可能你知道我的名字我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是《感动中国》播出的时候,在某一个细节的时候,你流泪了我也流泪了,其实就意味着我们是一样的人,我们是一群人,在那一瞬间的时候有很多的流泪彼此不知道名字,但是同样生活在这个世界里头,所以那是一种很能找着同盟军或者说伙伴战友的一个时刻,所以我觉得要对10年来《感动中国》所有的支持者、观众、网友,因为你要知道每一年在新浪网上都会有大量的投票,而且投票非常非常的坚决,为某个人要投成,一定要特别努力,为某个人最后没有当选万分的沮丧,但是你要知道投入就好玩、投入就满让人感动的。但是这10年来,从观众到网友到所有的支持者,真的要深深的说一声谢谢。

  平等才是最大的尊重,不是仰视,也不是俯视

  主持人王莹:也谢谢您!我记得在2002年的《感动中国》颁奖盛典上您说“一颗很久没被感动过的心,就像一朵很久没有浇过水的花,每一年的《感动中国》都在春天的时候,给大家的心浇一次水。”今年正好是10年,也是春天,10年之后我们浇浇水,让花更加的鲜艳。

  白岩松:我在家要给花浇水,总浇就浇死了,总不浇就旱死了,这个分寸挺难掌握的,所以每个时候的浇水花都很高兴,所以目前很有像干了很久的但是花都在,多浇点水,会吃的透,花会长的好。

  主持人王莹:我看地方台包括一些政府机构他们也陆续的在掀起感动人物的评选活动,您是怎么看这件事的,因为这样的活动多了可能大家会有一种麻木的感受?

  白岩松:这可能是我唯一在知识产权上支持复制的,好像中央台从来没去打过各种官司吧,虽然我们比较早弄这个东西,我希望大家都去寻找,更重要的一点是金字塔本身就是由丰厚的塔底构成的,如果没有丰厚的塔底,金字塔的塔尖也显现不出它的味道,更何况《感动中国》不是金字塔尖,而是希望《感动中国》和更多的省市寻找感动一样都是夯实塔底的过程,所以参与的人越多、寻找的人越多这个塔底越结实,所以我没意见好像台里也没意见。

  主持人王莹:而且更多的人办这样的活动越好,让我们这种道德的传递能够继续下去。

  白岩松:好的东西还是扩散一点好。

  主持人王莹:那像您对《感动中国》那些获奖人物最高的敬意是不是就给他们一个拥抱呢?因为您的拥抱可不多。

  白岩松:我觉得最高的敬意,怎么说呢,最高的敬意是把他当成一个实实在在的人,因为我始终信奉一句话“平等才是最大的尊重,不是仰视,也不是俯视”,过多的同情也不对,就像刘炜这样的朋友,或者其他的残障人士,因为我从亚运会开始到奥运会都在做志愿者,在做志愿者的时候一直在强调一个概念,当你过多同情的时候是另外一种歧视,因此平等才是最大的尊重,因为人本来就与你一样,只不过你是两条腿他可能只有一条,但是他有两条健康的神经你可能只有一条,只不过你这个残障人家看不到而已,我们心灵上很多的残障都存在,因此每个人都是一样的。所以我觉得我会用平等看待每一个人,我觉得这是最大的尊重,我当然更尊重的是那些平平常常的从一个非常遥远的地方走到了聚光灯下,很快其实人家又回去了,聚光灯下只是一瞬,那样走来的路如此的漫长,而走回去的路同样漫长,你会觉得真是不容易。

  主持人王莹:所以我看到每次访谈的时候您就特别的去搀扶他们,把他们请上来。

  白岩松:不一定,也不一定是特别的搀扶,我也曾经被人拒绝过。比如说在有一次《感动中国》颁奖的时候,高耀洁老人从高台走下来的时候我觉得他颤颤巍巍的,我过去伸手,他轻轻的把握手拨开了,那一瞬间我眼泪差点下来,现场的很多观众眼泪下来了,因为你看到了那种力量,我绝对不是主动的拽,如果你愿意,但是他轻轻的一拨开,所以有的时候被拒绝恰恰再次印证那个观点,平等是最大的尊重。

  主持人王莹:所以从此您是不是要更注意面对您的嘉宾是那样的态度。

  白岩松:我当然很注意,但是当他不需要的时候,因为你特别的动作里面可能有的时候都含有更多的同情,可是人家不一定喜欢,大家都需要平等。

  主持人王莹:我们这里还有一些朋友非常感兴趣的话题想想问您,他说《感动中国》里面的人物很多太崇高、太伟大,他们也很辛苦,我既希望做高尚的人,也不希望很累,我的这种想法是不是很渺小呢?

  白岩松:大部分人都这样想,但是终有一天你因为怕累而特累的时候,那时候怎么解脱呢,比如我们都觉得工作太烦了,扔掉这个工作,5天幸福,10天担心,15天后恐慌,一样,人永远都像在走一个平衡木,当你一点都不累的时候,有一天会累的一塌糊涂,但是太累的时候也不行,我希望你把这个平衡木走好,只想做好事情又不想累。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同样如此,为什么一定要把做好事和累连接在一起呢,当你有一天觉得只有做好事才不累的时候会不会更愿意做呢,有可能。

  主持人王莹:您的意思是把做好事做成一种习惯。

  白岩松:真正做好事是不累的,因为你有一种愉悦感,就像你把笑脸给别人,别人也把笑脸给你的时候怎么会是累的事情呢。

  感动中国评选拿人格的高尚作为衡量的标准

  主持人王莹:所以自己要放轻松。下一个朋友说,《感动中国》的评选标准是什么呢?在我看来事迹不仅要反映主流的价值观,平凡生活中的爱才是我们生活的榜样。

  白岩松:他自己的问题已经自己回答了。

  主持人王莹:您又怎么样评价说《感动中国》评选的标准。

  白岩松:评选的标准从来都不是拿官位、拿人气去衡量,一直是拿触动我们的东西,拿人格的高尚作为衡量的标准,这点我希望永远不变。

  主持人王莹:2月3日《感动中国》颁奖马上要播出了,是2011年度人物的评选,现在大家就猜测到底会是谁,每年做这个节目之前您是不是也会有类似的猜测,或者说这个人物是谁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们节目还是要传达一些其他的东西给大家呢?

  白岩松:我觉得你后者可能说的更对,我一般不会去猜测是谁,但是我希望每一年的《感动中国》绝大多数的都继续体现着《感动中国》所追求的那些东西,永远不变的人格的、人性的、中国人的、时代的一种融合。我觉得大致差不多,2011年也同样如此,我觉得感动有不同的角度,不能一说感动只有掉眼泪这一招,有的时候觉得拥有一种正义感,就像刘姝威,让人掉眼泪了吗?没有,但是让你觉得有劲,同样是感动的力量。所以我觉得每年《感动中国》都要寻找属于感动的不同的侧面,眼泪不是唯一的标准。

  主持人王莹:是不是我们寻找的是每个侧面杰出的代表呢?

  白岩松:没那么僵硬,一僵硬一定错,我觉得《感动中国》恰恰是拿一个最柔软的标准当标准,可能就是对的,如果有一天《感动中国》真列出什么区域什么人,《感动中国》离死不远了,《感动中国》只有柔软的标准的时候才是对的,看的时候觉得这个人好,愿意往他手里放一束花就对了。

  主持人王莹:《感动中国》到底是什么样的标准呢?

  白岩松:我们看故事就对了。

  主持人王莹:让我们期待2011年《感动中国》年度人物评选的揭晓,也谢谢您给我们带来那么多的感动,更多的是力量,我们也相信每个人会真正的行动起来。

  白岩松:对,还是希望每一个电脑前的网友在关注《感动中国》的时候能看到你内心最柔软的部分,其实这同样是你的财富。另外在看到一年又一年《感动中国》人物的时候,还是希望你能够永远向前走,并且走的开心,因为这样的人在我们身边永远不少。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